人民日報海外版:去除國資監管越位、缺位、錯位現象——國資委放權,轉向管資本

發布時間:2019-11-29 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

  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,國有資產監管體制改革也與時俱進。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明確,形成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。為何強調“管資本”?“管資本”究竟是管什么?怎么管?近日,國務院國資委印發《關于以管資本為主加快國有資產監管職能轉變的實施意見》,有關負責人介紹了關于“管資本”的基本思路。

  從“管企業”轉向“管資本”

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,國有資產監管體制改革在實踐中不斷完善:從適應高度集中統一的計劃經濟體制,到轉向適應市場經濟,再到中共十八大以來提出要以管資本為主。

  “形成以管資本為主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,關鍵是要實現從管企業向管資本轉變。”國務院國資委主任郝鵬說。

  這一轉變背后,有著深刻的現實背景。歷經多年改革發展,現階段國有企業的規模體量、資產證券化水平、集團化運作形態、市場化經營機制等,均比10年前、20年前發生了深刻變化。截至2018年,全國國有企業資產總額210.4萬億元,國有資本權益總額58.7萬億元。特別是國有控股上市公司的資產總額和營業收入占比均超過60%,利潤總額占比超過80%。

  “中國國有企業已經進入了資產資本化、股權多元化的新階段,傳統‘管人管事管資產’模式在監管內容、監管對象、監管方式等方面都迎來明顯挑戰和壓力。”上海國有資本運營研究院有關專家表示。

  此外,當前國務院國資委監管的中央企業中,混合所有制企業戶數占比約七成。原來針對國有獨資、全資企業的管理模式已經不適用于國有控股、參股企業。同時,解決國有資產管理體制仍然存在的政企不分、政資不分的問題,消除國資監管越位、缺位、錯位的現象,進一步健全國有資產監督機制、優化國有經濟布局結構、提升國有資本配置效率,也迫切要求加快推進從管企業向管資本的轉變。

  更多聚焦資本布局和回報

  “管資本”具體是管什么?

  根據《實施意見》,可以歸納為“管布局、管運作、管回報、管安全、管黨建”5方面,即聚焦優化國有資本配置,管好資本布局;聚焦增強國有企業活力,管好資本運作;聚焦提高國有資本回報,管好資本收益;聚焦防止國有資產流失,管好資本安全;聚焦加強黨的領導,管好國有企業黨的建設。

  圍繞“管資本”這條主線,近年來國資系統已經進行了許多探索。例如在資本布局調控方面,通過戰略性重組、專業化整合和前瞻性布局,推動存量資本有序進退;通過主業管理、負面清單等方式,引導國有企業聚焦主責主業;加快處置低效無效資產,推動從資源、資產向資金、資本的流動和升級等。

  作為重要的改革試點,國有資本投資、運營公司在促進國有資本布局優化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。截至今年9月底,中國國新控股有限責任公司累計投資戰略性新興產業項目110余個、金額超過2000億元,超過投資總額的六成。

  “國有資本運營公司雖然沒有主業限制,但發展不能失焦。國有資本運營既要增強資本流動性、提高回報率,又不能只盯著財務回報,要通過投資引領、培育孵化等方式,促進國有資本布局優化,在落實國家戰略上發揮應有作用。”中國國新董事長周渝波說。

  據了解,國務院國資委方面正在考慮編制國有資本布局中長期規劃,推動國有資本向關系國家安全、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集中,向戰略性新興產業集中。

  告別規模和速度“情結”

  從“管企業”到“管資本”,必然涉及監管方式的變化。怎么管?

  一方面,轉變監管職能。《實施意見》指出,要從對企業的直接管理轉向更加強調基于出資關系的監管;從關注企業個體發展轉向更加注重國有資本整體功能;從習慣于行政化管理轉向更多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;從關注規模速度轉向更加注重提升質量效益。

  另一方面,優化方式手段。強調實行清單管理、通過法人治理結構履職、分類授權放權、加強事中事后監管。例如,要以國資委權力責任清單為基礎,厘清職責邊界,將不該有的權力攔在清單之外,保證清單內的權力規范運行。據了解,國務院國資委將做好與《國務院國資委授權放權清單(2019版)》的有效銜接,及時修訂國務院國資委權力和責任清單。

  “這是第一次用規范性文件的方式明確向管資本轉變的有效路徑。”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翁杰明說。他進一步闡釋說,在監管中,行政化管理的特征就是重審批輕監督,這無疑會影響企業的自主權和效率,調整為市場化法治化手段,就意味著依靠企業章程。再如,過去是“管企業”,總希望更多企業進入世界500強,很難擺脫“速度情結”和“規模情結”,但速度和規模未必是好的質量和效益。國有資本不光要做大,更要做強做優。